离鸽_对不起我选择原地去世!!!!

是一个中二睿智渣到自杀日常羞耻到死的沙雕。
被喜欢和被评论都会很开心。
啥都不雷,没有雷点,没有雷圈。
不•雷•任•何•c•p。
混冷圈再不不忘前嫌就磕不下去了。
遇到了一堆神仙我好开心啊啊啊啊啊!!!
当场去世也无所谓了!!
【不行我不能去世要是去世了就吸不了神仙了!!!!】
【本命如下:小黑/裘裘/伦太郎/黄少/黑晴大人】


「睿智中二少年在线蹦迪,无意脏您的眼深表歉意,在线我杀我自己。」


•上面那句话是传说中的人生格言。
•日常想死,为什么我这么垃圾系列。
•今天也在我 杀 我自己 呢。
•混哪个圈子就丢哪个圈子的脸。
•可能是对友军沙雕对敌军暴躁的礼貌型网络喷子。
•今天又恶心到谁了?
•对不起,我不配。


•另附对和我不在一个频道且对我来说难以沟通的人类的一句话:对不起,我错了,您是对的,请您原谅我的冒失,我 杀 我自己。
•先后喜欢上一个话唠黄毛一个两百斤胖子一个浓妆艳抹的反派以及一个八彩色系少年和一个火柴人的我认为自己没有审美观。
•我永远喜欢臭臭。
•光母是世界的珍宝。

【隼黑】无病推论

双向暗恋有;颅内高潮有;不ooc我吃shi系列

非常意识流,鬼知道我在写啥

恶心到各位污染tag了我抱歉,谢罪。

可以的——>

【二】

「请尽早放弃抵抗,以减免无妄之灾。」

……

——他是不同的。

对于隼白来说,他的人生从出生那一刻开始就被决定好了。这是任何外力都不可扭曲的道路,而小黑是唯一一个变数。

「啧,竟然喜欢一个孩子,我果然是个变态么。」啐了一声,隼白闷头灌了一口酒。

他无法解释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的成因,也不相信一见钟情这种恶俗的剧情。他只是单纯的喜欢和那个孩子相处,并想要将他庇护在自己的羽翼下。

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这种想法呢?他不知道。或许是小黑做任务时为队友挡刀受伤那次,或许是他发现那个活泼的少年漆黑的夜中一遍遍艰苦练习忍术的事,或许是……他开口叫自己隼白队长那次。

他,和别人是不同的,就连称呼也不同。

不是冷冰冰的“队长”或者是苍牙那种不慎尊敬的“隼白”,他将这两个词巧妙地结合在了一起。

可惜这个孩子不需要他的庇护,他也无能为力去庇护谁。

想到这儿,在这个漆黑的夜晚,隼白难得的放纵了自己一回。

于是他喝醉了。

……

都说酒能醉人,亦能乱性,于是在隼白微微清醒了一些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不知不觉的晃到了小黑的房间门口。

「哈?还真是……丢人啊。」

他这身体的本能真是……就连喝醉了摊在桌子上软成一滩泥也不忘记爬过来吗?

「这个变数……哈,还真大啊。」隼白的脸因为醉酒而微微泛红,嘴里也开始不受抑制的说着胡话。于是借着酒劲,他开始敲门。

不是平时的那种清脆的“哒哒哒”的声音,而是“咚咚咚”的撞门声。

「你有本事……你有本事系五米长的围巾,你有本事开门啊!」之后是“duang”的一声,门被推开,而隼白则因为这冲力彻底躺到了地上。

「隼白队长?!你喝醉了?!」是少年惊讶的声音,还带着许些不易察觉的惊慌,很好听。

这是隼白清醒后,记住的昨晚最后的清晰记忆,再往后就只有一些模模糊糊的印象了,只是觉得很热,一切都很粘稠。

他记得他无意或有意的叫了一个,经过他当时混沌的大脑深思熟虑的人名——嗯,不是小黑。

哈真是,丢人丢大了。隼白想。然后他开始四处张望房间内少年的身影,但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大抵是去训练了。

如果他此时推开门的话,就会发现他寻找的那个少年正在门板前低声咽泣。可惜他没有,世界上也没有如果。

祸根早已被埋下,之后不断地抽根发芽,直至勃发,不可抑制。


评论(14)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