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鸽_对不起我选择原地去世!!!!

是一个中二睿智渣到自杀日常羞耻到死的沙雕。
被喜欢和被评论都会很开心。
啥都不雷,没有雷点,没有雷圈。
不•雷•任•何•c•p。
混冷圈再不不忘前嫌就磕不下去了。
遇到了一堆神仙我好开心啊啊啊啊啊!!!
当场去世也无所谓了!!
【不行我不能去世要是去世了就吸不了神仙了!!!!】
【本命如下:小黑/裘裘/伦太郎/黄少/黑晴大人】


「睿智中二少年在线蹦迪,无意脏您的眼深表歉意,在线我杀我自己。」


•上面那句话是传说中的人生格言。
•日常想死,为什么我这么垃圾系列。
•今天也在我 杀 我自己 呢。
•混哪个圈子就丢哪个圈子的脸。
•可能是对友军沙雕对敌军暴躁的礼貌型网络喷子。
•今天又恶心到谁了?
•对不起,我不配。


•另附对和我不在一个频道且对我来说难以沟通的人类的一句话:对不起,我错了,您是对的,请您原谅我的冒失,我 杀 我自己。
•先后喜欢上一个话唠黄毛一个两百斤胖子一个浓妆艳抹的反派以及一个八彩色系少年和一个火柴人的我认为自己没有审美观。
•我永远喜欢臭臭。
•光母是世界的珍宝。

【隼黑】无病推论

辣眼预警。。

两个互相认为自己有病而对方是正常人,所以互相隐藏互相欺骗的双向暗恋。。

大白天的又来恶心人了。。不ooc我吃shi。。

本来这段想开车的但是思前想后我选择放弃。。以死谢罪。。

可以的——>

【三】

「一切繁华都是以残壁为根基的假象。」

……

小黑一直记得隼白来他的房间那晚。

推开门,看到队长不省人事的躺在自己的房间门口。那一刻他并没有生出任何的欣喜,只是觉得惊慌。

「隼白队长?!你喝醉了?!」

这个平时那么严肃律己的一个人,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能醉成这样?

今晚忍村没有任何的聚会,也没听说隼白外出去执行了什么特殊任务。他只能想到借酒消愁这个词。

消愁?消什么愁?或者说……消谁的愁。

他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他是一个病态的人,他有着病态的想法。他小心翼翼的努力着掩藏着自己的病态,所以他可以尽己所能的不去在意不去追求,但他不能不嫉妒。

不嫉妒只能说明他不够在乎。

——但他很在乎。

他放不下,也不想放下。就像是守着一个自己永远都得不到的珍宝的守卫。但他忘了,总有一天,会有一个天命之子打倒守卫拿到珍宝。

现在他想起来了。

……

小黑将隼白扶到了自己的床上。天这么黑,他还没有能耐将比自己强大这么多的醉鬼安全送回家,只能等明天早上再说了。

幸好这个人一直没有乱动,他还从来没有看见过喝醉后还这么安静的人。

好吧,刚才叫门时不算。

他胡思乱想着,然后试图将在床上软成一滩泥的隼白扶正,以免他翻个身然后把自己别着了。

他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瞎操心了?

算了,无所谓了。反正今天只是个意外。

之后小黑没有再瞎想什么,而是开始寻思自己的地铺应该摆在哪里。

嗯,柜子旁边的那块空地应该不错,放得下毯子。

正当小黑准备动作的时候,突然,他感到脖颈处一股拉力传来,没有任何防备的,他直接被隼白就着围巾拉到了怀里。

果然,以后不能戴这么长的围巾。

奋力的挣脱了两下,直到发现自己挣脱不开后,小黑试探性地叫了两声:「队长?隼白队长?」

「别闹……我很累。」隼白的声音透着微微的疲惫。虽然这声音不大还带着几分朦胧,但小黑却听清了了,于是他乖乖的听下了一切挣扎的动作。

确实,队长每天要干的事那么多,应该很累吧。他想。

忽的,他感到脖颈间一热,应该是身后的人将脸埋在了他的身上。

小黑的呼吸一窒,顿时感觉整个身体都僵硬了,他从未被人这么亲近过。更何况这个人是……

「队长?队长。」听到身后人均匀的呼吸声,他的一颗悬着的心落了地。

没被发现,就好。

很好……

然后他就听见身后的人在梦中呢喃着什么,声音很平静,但他听出了绝望的感觉。

是什么让这个人在梦中都不忘记难过呢?

他终于听清了,但他很快就开始后悔自己的好奇心。

「**,别离开我。」

「相信我,跟我走……」

那一刻,在他心中,他曾经所认为的坚不可摧的城墙彻底崩塌了,露出了掩藏在其中许久的破碎废墟。

——那是个女孩的名字。

————

战术性星号,战略性打码。


评论(1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