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鸽_对不起我选择原地去世!!!!

是一个中二睿智渣到自杀日常羞耻到死的沙雕。
被喜欢和被评论都会很开心。
啥都不雷,没有雷点,没有雷圈。
不•雷•任•何•c•p。
混冷圈再不不忘前嫌就磕不下去了。
遇到了一堆神仙我好开心啊啊啊啊啊!!!
当场去世也无所谓了!!
【不行我不能去世要是去世了就吸不了神仙了!!!!】
【本命如下:小黑/裘裘/伦太郎/黄少/黑晴大人】


「睿智中二少年在线蹦迪,无意脏您的眼深表歉意,在线我杀我自己。」


•上面那句话是传说中的人生格言。
•日常想死,为什么我这么垃圾系列。
•今天也在我 杀 我自己 呢。
•混哪个圈子就丢哪个圈子的脸。
•可能是对友军沙雕对敌军暴躁的礼貌型网络喷子。
•今天又恶心到谁了?
•对不起,我不配。


•另附对和我不在一个频道且对我来说难以沟通的人类的一句话:对不起,我错了,您是对的,请您原谅我的冒失,我 杀 我自己。
•先后喜欢上一个话唠黄毛一个两百斤胖子一个浓妆艳抹的反派以及一个八彩色系少年和一个火柴人的我认为自己没有审美观。
•我永远喜欢臭臭。
•光母是世界的珍宝。

想不到吧jpg.

是第一次转发自己喜欢的同人!!

是文画双触的神仙!!

原地爆炸/

排污机器人:

*我来ooc苍爹了先给苍爹say sorry,欢迎各位ggmm指点
*时间线:第七章,小黑与隼白一战过后
*有不少私设,不合理的地方恳请斧正,欢迎讨论
*没想到忽然有了点文力
*我无法掌握阿力性格,求人和我讨论。



坠落


  震天动地的巨响夺走了苍牙的听觉。
  隼白拔出阴剑,千年尸炎的邪气瞬间释放到了空气里。纵然是小黑这样的优秀忍者,也无法抵挡邪气的侵蚀——小黑不受控制地往下倒去,他丧失了意识。
  
  血红的围巾割裂了黑暗,苍牙瞳孔骤然一缩,一介忍者精英毫不犹豫地跳下深渊。
  他自认为很冷静,却也很冲动。
  
  
  最后赶到的阿力和琳站在地上干瞪眼,想拉苍牙也拉不出。阿力怒斥一句“这不是在找死么”,随即便飞快地抄近道往下跑去;琳拥有令人羡慕的飞行能力,此时已经跳下深渊与黑暗融为一体。
  
  
  
  苍牙的听力还是没有恢复,但他却感觉听到了拼命往下坠落时,狂风呼啸而过的震声。小黑就在眼前不远处,此时还睁开了眼睛看了他一眼。
  
  同样是令人畏惧的黑暗,同样是让人退缩的疾风,同样是队友的坠落,同样是……
  
  同样的事情,苍牙绝不允许自己犯错第二次。哪怕是豁出性命,也必须救下他——
  
  一时间他忘记了自己掌握的强大的风之天赋,只顾着借助重力往下掉。自己与那围巾的距离分毫没有缩短过,就算苍牙拼命伸长手臂,也还是捞不到一丝痕迹。
  他抓不住小黑。所有救赎的机会都从自己的指尖流逝了,搞砸这一切都归咎于自己的无能为力。
  
  要是我更强大,那我就不会在路上浪费更多时间。如果是这样的话,面对隼白的人就是我了,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在将近触底的最后一刻,苍牙的听觉忽然通明,他听见了风的嘶吼、黑龙的咆哮,和重物坠地的闷响。
  
  
  我又来晚了。
  他不甘地想着,眼前忽然一黑。
  
  
  
  
  
  
  
  该说什么好呢?也不知道是他俩福大命大,还是两位队友来得及时——阿力在进来之前就吹响通灵号角,黑龙在最后一刻接住了下坠的二人;琳幻化出柔和的水围绕着他俩,好让他们受到的撞击别太严重。
  总之,当苍牙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被包扎好伤口,安安稳稳地躺在部队里自己的床上了。没缺胳膊少腿,意识还算明朗,已然算是不错了。
  
  久久地凝视掌心的裂纹和手臂上密密麻麻的疤痕,一遍又一遍折磨自己的回忆又倾涌而出,席卷他每一根神经,不断敲击他的痛处。周身的剧痛比不上心口的绞痛,强烈的自责就如同用烈酒粗暴地浇灌皮开肉绽的创口,苍牙的呼吸急促起来。他几乎喘不上一口气,后背被冷汗濡湿。他挣扎着想下床看看小黑怎么样,却一下子步调不稳,不慎磕到了床沿。
  

  这不是一个精英应该有的失误!他在无限的悔恨中还找到了一丝罅隙来自讽:要是现在有人进来看见他这个模样,估计都要笑话一句,为何忍者精英竟然狼狈得如同丧家之犬?
  
  
  来人说来就来。就在苍牙站起来不久,门哑声而开——苍牙条件反射地举起床头的忍刀,没想到来人是阿力和琳。
  “苍牙前辈,你好点了么?”琳的声音隐藏着焦虑和担忧,和平时清冷的声线不同。
  “小黑怎么样?他在哪?”苍牙没有回答琳的问题。
  “他还在睡觉。”阿力说,“伤不是很重,只是被阴气损耗掉了元气。”
  苍牙心中长舒一口气,但是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表情。由于治疗,自己戴了许久的面具被摘下了,他感觉自己的面皮被人活生生撕扯了下来,裸露出最不敢示人的和最懦弱的真面目。
  他别过脸,面对窗外黝黑的夜晚说:“你们先回去,换药我一个人就可以。”
  琳有些担心,但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放下了药盘、嘱咐了两句事宜,便悄然离开了。阿力也如此,只是在关上门前,背对苍牙不着喜怒地说了句:我不管你以前遭受过什么,但你玩命之前能告诉咱们不?
  
  当时情况太紧急了,两幕令他窒息的画面重叠在一起,他还有什么心思去想这种事?苍牙内心嗤笑一声,但他依旧默不作声,以缄默送走了好心探望的队友。
  
  
  门关上后,苍牙回头才发现自己的面具被挂在了门把手上。一时间他说不出什么话,麻木地取下面具,揣在手中。
  指腹摩挲面具上多多少少的裂纹,紫色的颜料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鲜艳,换上了长年积累的黯淡。是在那一天过后,自己才开始佩戴这玩意的——当时怎么想的已然记不清了,但此后这个破玩意就成了他的脸——过去多久了?这时间好像也没到一个值得令人唏嘘的长度。
  但他的模样,已经在脑海里朦胧起来了。他的面容在业火中,在深水中,在枪林弹雨中,在没有尽头、宛若怪物长大的巨口般的漆黑之中……每一处的危险都在挑拨苍牙的神经,让他无法控制的不断联想,最终追溯到了那想要剜去的毒瘤。
  好友的离去不是他跨不过去的坎。早在加入忍者部队之时,他就非常明确,自己的性命随时悬挂于虎口刀尖——大家都有这个觉悟,因此谁也不敢和谁交太多的心。
  真正使他痛苦的是无能为力,尤其是明明存在生路却没有捉住的无能为力。在事件就这样发生后,苍牙千万次地在脑海里假设和推倒,如果我这样,那么就会怎么怎么样……然后现实又恶狠狠打醒了他,事后聪明有什么用?还不是你当时废物才导致的结果?
  
  
  真可笑啊,我是想隐藏什么吗?重新戴上面具,苍牙闭上眼睛。
  他固然通晓不可苟活于过去的道理,可他仍然无法直面自己。没有人责备受伤最重的人,可他却怪罪自己怎么没有死。
  他从最初的囹圄中走出时,只觉得自己被锁上了镣铐。他只能竭尽所能救更多的人,用手刨出埋藏地下的根茎,找到某些秘密的雏形,这样才能减轻自己的罪孽,这样才能还给他一个公道,这样才能完成我的复仇。
  ……
  
  
  
  苍牙睁开眼,窗外还是黝黑一片的。他换好药穿好衣服,一边擦拭忍刀一边静思。
  当务之急可不是让身边的人陪自己处理这些废物情绪,而是阻止隼白,阻止更多悲剧的发生……
  
  他的心情逐渐冷静下来,开始把脑海里断断续续的线索串联在一起。
  

评论

热度(44)

  1. 离鸽_对不起我选择原地去世!!!!排污机器人 转载了此文字
    是第一次转发自己喜欢的同人!! 是文画双触的神仙!! 原地爆炸/